鄭  卒

鄭 卒


億天礦業投資咨詢有限公司      總裁兼CEO

鄭卒(Michael Zheng)先生擁有渥太華大學(University of Ottawa)MBA、複旦大學(Fudan University)經濟學博士學位,現任加拿大億天礦業投資咨詢有限公司(Skyone Mining Investment Consulting)總裁兼CEO,加拿大上市公司董事。鄭卒先生在國際産業分析和投融資領域擁有20年的工作經驗,為中國企業北美上市和投資,以及多倫多證券交易所、加拿大和南美礦企業務發展和融資提供專業服務。他擁有冶金工程師和證券分析師工作背景,曾任海通證券(Haitong Securities)研究所副所長和QFII研究主管。

 

 

2016年PDAC見聞 | 一路堅守 一路風景 一路希望

2016年03月11日         環球礦業網

2.2萬人!2016年PDAC年會結束的第二天,組委會宣布了第84屆加拿大勘探開發者年會的參會人數。跟2015年相比,今年少了1500人,如果跟2012、2013年的3萬人相比,降幅更大。但是,如果跟中國礦業大會8000人、南非開普敦礦業大會7000人、倫敦的礦業與金融展2500人和澳大利亞墨爾本IMARC的2100人相比,PDAC作為國際礦業第一盛會的光環依然閃耀。

年初的時候,好幾個礦企高管發郵件給我,問今年還去不去PDAC。我逐個給他們打電話,重複着一句話:“Many people left, we are still here”。跟往年一樣,今年我們公司也是傾巢出動,用了足足三天半的時間,與精心挑選出來的上百家參會礦業公司進行了深度溝通,縷出了一批頗有價值的業務線索。但是,面對1351個展位、504名嘉賓演講這樣一個超級專業盛宴,任憑我們怎麼努力,都隻能是走馬觀花,總感到時間不夠,錯失了不少好東西。因此,被遺漏的精彩一定比這篇見聞所記叙的要多得多。

(一)尼克斯靳能源高品位鈾發現振奮人心

盡管市況不佳,但是談資仍不少。除了鐵礦石價格飙升、金價和油價緩慢回升之外,我們圈子裡的談資之一,當屬在阿薩巴斯卡盆地獲得重大鈾礦鑽探發現的尼克斯靳能源(NexGen Energy)。如果要說亮點的話,這可以算第一個。PDAC開幕的第一天下午,尼克斯靳CEO雷·卡伊爾(Leigh R. Curyer)演講完畢後,被提問者圍了很久才得以脫身,誰讓他們那麼牛啊。

去年10月底,尼克斯靳能源發布了第一個超高品位鈾礦鑽探發現的公告,U3O8品位高達30.61%至80.52%!當時我們的周刊也及時把它從“一般跟蹤”調入“重點跟蹤”名單。從那時開始,尼克斯靳陸續發布了10份振奮人心的鑽探發現公告,股價應聲節節擡高,最高漲幅150%。在多交所主闆和創業闆,一個季度漲幅翻倍的股票不止它一家,但是對于這樣一家體量超過4億加元市值的公司來說,市場給它逐級加碼,說明它是有料的,也說明市場是有效性的。在這個市場上,如果你想做一個礦業股投資者,隻要多加留心就有機會,勤奮的鳥兒有蟲吃。

圖1 尼克斯靳CEO雷·卡伊爾接受采訪

(二)第一礦業資源是如何用200萬現金控制1億市值的?

加拿大是國際礦業融資和交易創新的策源地。權益金投資(Royalties)、避稅工具Flow Through這些公司都是加拿大發明的。去年和今年,PDAC把衆籌納入大會最後一天“礦業投融資論壇”的議題之一,但是根據筆者的觀察,這個話題應者寥寥。相反,第一礦業金融有限公司(First Mining Financial Corporation)的玩法卻讓人津津樂道。

第一礦業金融之所以成為話題,是因為它才上市不到一年,就以區區200萬加元的現金,控制了北美19個以高品位金礦為主的礦權,黃金資源量超過800萬盎司,市值超過1億加元。公司展位上,首席執行官克裡斯·奧斯特曼博士(Dr. Chris Osterman)向筆者解釋了他們“構建礦業銀行(The Building of a Mineral Bank)”的理念。他們确定收購的目标後,主要是通過增發股票和換股的方式,把優質礦權攬入囊中的,很少用現金。他們的收購估值很低,幾個主力礦區的收購估值僅為5.71至9.60美元每盎司。在幾個主力礦區中,其中一個是Pickle Crow,我們有幸參與了它被收購前的最後一輪融資,連窩輪在内,我們的客戶獲得了非常可觀的投資收益。

想效仿第一礦業金融用換股拿礦的大有人在,但鮮有那麼成功。這不僅是錢的問題,有錢也未必能做到,更重要的是看綜合實力,得讓别人認你,願意跟你玩,把手中的好東西交出來,換成你的股票。能做到這一點堪稱完美結合,這要歸功于公司創始人、投行專家凱斯·紐梅爾(Keith Neumeyer),第一量子資源( First Quantum Minerals )的創始人。受大勢影響,跟前兩年相比第一量子資源的股價暴跌得隻剩下個零頭,但是就是按這個零頭算,它的市值也有51億加元。昨天看到一則消息,第一量子出售位于芬蘭的一個銅鎳鉑礦,馬上就進賬7.12億美金,看看人家的實力!

圖2 他就是凱斯•紐梅爾

多倫多礦業并購專家Jason Q先生i認為,很多礦業公司估值極低,已經非常有吸引力,除了第一礦業金融之外,Oban礦業(Oban Mining Corporation)也是趁行業低谷成功收礦的典範。Oban的理念是“To Become A Mining House Focused in Canada”,主要收購橫亘在加拿大安大略省與魁北克省的著名金礦帶Abitibi的優質黃金礦權,總資源量已經超過580萬盎司,手頭還有7500萬現金。可惜Oban沒有在大會上設展,不然又是一個話題的中心。

(三)世紀資源中文礦業數據庫閃亮登場

在堅守礦業的陣營中,有的延伸了産業鍊,進軍礦業服務業,最典型的就是世紀資源(Century Global Commodities)。世紀資源是我們的客戶,這家曾經創造了上市3年把鐵礦資源量從8億噸提高到194億噸的奇迹,中國大國企武鋼和五礦是它的戰略股東。2015年,公司将世紀鐵礦更名為世紀資源,開啟了新的業務線,重頭戲是開發國際礦業中文數據庫,意在滿足中國企業海外投資礦業的需求。

此次會展上,世紀資源展示了首期推出的全球1500家金礦上市公司的中文數據庫,并開始接受客戶訂閱。這些金礦公司的市值超過1000億美元,資産分布在100多個國家和地區,持有黃金資源量超過50億盎司,數據庫根據不同的功能模塊設定了便利的檢索方式。總裁詹振群先生表示,今年将陸續推出銅和其他金屬類别的數據庫。

圖3 世紀資源的中文礦業數據庫深受關注

(四)16國礦業部長出席首屆國際礦業部長峰會

我們觀察到,今年的PDAC來自其他國家展位數增加、展位面積增多,包括土耳其、古巴和蒙古等之前比較低調的國家,這次參會的規格都提高不少。後來仔細看了大會日程安排,才知道今年PDAC第一次舉辦國際礦業部長峰會(IMMS),16個國家的礦業部部長帶隊前來參會,難怪有那麼多國家的面孔。

圖4 蒙古礦業代表團專場

(五)中國元素引人矚目

中國元素增強,這是我們觀察到的另一個特點。從開幕前的一天到閉幕,每天都有與中國相關的論壇和活動,其中包括2016年中國礦業投資論壇在内的官方論壇共有5場,為曆年來論壇次數最多,有關中國經濟對全球大宗商品價格的影響、中國海外礦業投資的動力和政策,都是國際同行關注的話題。

今年參展的中國背景機構和公司數量比去年略增多,中國國土資源部、中金國際、五礦資源、世紀資源、加拿大黃金寶玉、明科礦業和中鑽地質裝備的展位都吸引了很多訪問。此外,還有兩場午餐會和加拿大華人礦業專業人士協會酒會,在加拿大和中國兩地工作的專業人士歡聚一堂,意猶未盡。

圖5 2016年中國礦業投資論壇

圖 6 加拿大華人礦業專業人士協會酒會

(六)早期勘探依然處境艱難

今年有岩芯樣本展示的展位數大幅度減少。這也難怪,2015年全加拿大投入到礦業勘探開發中的資本支出僅為18億加元,相當一部分勘探類公司無力開展新的鑽探作業,當然就沒法向同行們展示新的岩芯樣本了。

在Investor Exchange展廳的北面,10多個獨立找礦地質學家展位上,還是那些人。筆者觀察到,他們野外作業勘探出來的這些項目已經展出了3年,還很少有人來接手。但是這絲毫不影響他們的堅守,有的還是全家一起上陣,傾情推介。

圖7 今年展出的新采岩芯樣少了許多

(七)特斯拉赴展 锂釩石墨礦受關注

在展會投資者交流的東南廳,展出一輛紅色特斯拉S型轎車,引發了與會者對高儲能動力電池的興趣。無獨有偶,相關動力電池的上遊礦源勘探進展也引人注目,為數不多的幾家锂礦、釩礦和石墨礦勘探公司的展位前,來訪者不斷,一整天都格外忙碌。

圖8  特斯拉,很多人第一次體驗不用汽油的汽車

(八)PDAC,一個廣泛參與的行業平台

寫完這篇見聞的時候,我順便從PDAC網站上查了一些數據。曆經84年不間斷的積累,PDAC不斷壯大了它的參會規模,成為全球礦業會展的一哥。更重要的是,它形成了一個參與度極高的平台,把全球礦業大佬和各行各業的專家都凝聚到了一起。2016年,PDAC共有16個委員會,委員是260多名來自礦業、工程、法律和投資界的專家,義務打工。這些委員會的上面,是一個由48名國際礦業界頂尖人士組成的董事會。此外還有7000多個人會員,1000多個公司會員。這些人聚在一起,就是話語權。

(作者:鄭卒)

編輯:Ike Cheung
分享到:

 

Copyright © 2013-2018     www.theGlobalMin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環球礦業網所載文章、觀點和數據僅供參考,使用前務請仔細閱讀本網之法律聲明,風險自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