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振群

詹振群


世紀鐵礦有限公司董事長兼CEO

詹振群(Sandy Chim)先生擁有新南威爾士大學(University of New South Wales)商業學士、約克大學(York University)MBA學位,是加拿大安大略省特許會計師協會會員、香港注冊會計師公會資深會員。詹先生現任世紀鐵礦有限公司(Century Iron Mines Corp.)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同時擔任多倫多創業闆塞吉黃金有限公司(Sage Gold Inc.)和愛之華礦業資源有限公司(Augyva Mining Resources Inc.)董事。

一路一帶,下一個大宗商品超級周期的基石

2015年04月13日         環球礦業網

中國政府于2014年10月在北京發起組建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簡稱亞投行)并投入500億美元,為大宗商品的下一繁盛周期奠定了基石。亞投行的發起标志着一個宏偉計劃的開始:打造“絲綢之路經濟帶”和“海上絲綢之路”,海路和陸路并進,重新打通連接東西方文明的通道。整個計劃預計耗資21萬億美元。該計劃完成後,将使整個歐亞大陸廣泛受益,沿途陸路和海路基礎設施将得到極大完善。

絲綢之路經濟帶覆蓋了世界中最貧窮的部分國家。這些國家迫切需求改善基礎設施、進行城市化建設,擺脫貧困。基于地緣政治與地域原因,有些國家純内陸國家一直與現代社會脫軌。而現代化的基礎設施将為這些國家通向更大市場、獲取更多資源打開大門。目前,已有21個國家(約36.7億人口)積極要求加入亞投行,還有更多的國家正在申請加入。

整個計劃将連接高度現代化、城鎮化的中國和緩慢複蘇中的歐盟,前者是來自亞洲的東方大國,後者是來自西方的全球重要經濟體之一,亞歐經濟貿易一體化的格局已經初步形成。在數千年的人類曆史中,這個擁有全球50%以上人口地區的經濟、文化和社會的發展潛力是有目共睹的。

500億美元的投入隻是初始資本。亞投行發起國中,不乏資金雄厚的國家。例如中國,有着約4萬億美元的外彙儲備,正尋求替代美國國債的投資工具。印度、印尼、新加坡和卡塔爾這些國土面積大或比較富裕的國家,都将是亞投行的關鍵成員。這些成員國将為項目資金來源提供保障,使這一宏偉計劃成為可能。

澳大利亞現任政府囿于地緣政治的顧慮,還沒有考慮加入亞投行。這可以理解。但該國前首相凱文•魯迪(Kevin Rudd)表示,“我支持亞投行,因為亞洲需要更多的基礎設施建設”。

2015年3月12日,英國宣布加入亞投行,成為創始成員國之一,并緻力于“确保該行創辦成功,釋放令全球經濟發展受益的潛力。”英國是七國集團中第一個宣布加入亞投行的國家,這甚至違背了白宮在國際媒體上的公開表态。

亞投行:到底是幹什麼的?

亞投行是一個由中國主導發起的,向亞洲國家和地區政府提供資金,支持基礎設施建設的區域性多邊開發機構,旨在促進亞洲地區構建互聯互通和經濟一體化的進程,打通連接歐洲和亞洲之間的交通瓶頸。這一計劃為海路和陸路雙管齊下。陸路稱為“絲綢之路經濟帶”,覆蓋了從中國經中亞到歐洲的地區。該經濟帶通過修建公路、鐵路和機場系統,使得人員和物流的流動更加便捷、高效和經濟。

海路則稱為“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始于中國東部沿海,經馬六甲海峽、印度洋、紅海,最終到達歐洲地中海。該項目将串聯沿途的港口城市,将覆蓋中國南海、中東以及非洲東部的一些國家,對沿線港口設施進行現代化更新改造,。

據估算,大約有50億人口居住在這個歐亞經濟帶上,約占全世界人口的70%,這裡承載着數千年的文明曆史。曆史上,古代絲綢之路聯通了歐亞大陸,開拓了商貿通路,沿途國家和地區的經濟得以興盛。但是近代以來,這條絲綢之路逐漸消亡了,沿途經濟體也因種種原因失去了它們曾經的繁榮。随着中國崛起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以及世界最大的制造工廠,中國開始再次尋求與歐洲交流的通道,努力打造全方位互通互聯的格局。亞投行的組建正是為了鑄造這樣的願景。

鐵路仍然改變着這個世界

英國著名鐵路曆史學家克裡斯蒂安•沃爾馬(Christian Wolmar)認為,鐵路“是19世紀最重要的發明”。蒸汽機的發明伴随着大英帝國的鐵路建設引發了工業革命。随後,鐵路延伸到了世界各地。橫跨美國和加拿大連接大西洋和太平洋兩岸的鐵路促進了北美經濟的迅速發展。當年鐵路将太平洋和大西洋聯通了起來,經濟蓬勃發展的曆史必将重演,不過這次是發生在歐亞之間。

不過,歐亞的情形與北美的經驗有所不同。跨度巨大的土地上以及很高人口密度,使得高速鐵路可以無可争議地取代航空運輸,成為出行的首選。歐洲就在高速鐵路方面獲得了巨大的成功。

最近幾年中國建立了大規模的高鐵系統,在運營和管理方面都取得了成功。中國擁有長達1.6萬公裡的高速鐵路,為世界第一,比整個歐洲的鐵路系統都要長。歐亞大陸的東西兩端都各自擁有先進的高鐵系統,現在把它們連接起來就很方便。

現實狀況:正連線成圖

重建古代絲綢之路,聽起來似乎中國野心很大。不過,看看其過去幾年達成的成就,包括發起亞投行,人們可以看出,中國的發展步伐其實是穩健而堅實。

2014年12月,大約有80列車皮的貨物從中國義烏經由鐵路運到西班牙馬德裡,途中變更了數次軌距,曆經1.3萬公裡。但是,該批貨物還是比海路運輸早了15天到達目的地,而且成本更低。另外,從2013年起許多電子産品就開始從中國成都運往波蘭的羅茲,要知道世界上有三分之二的ipad和20%的電腦在中國生産的。

大宗商品的巨大商機

自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以來,我們已經看到了中國6000億美元的刺激政策對大宗商品市場的巨大影響。當時這一刺激政策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就是與鐵路相關的建設,造成了國際市場對鋼鐵和其它大宗商品的需求激增,将大宗商品的價格推上頂峰,全世界的礦業公司都因此受益,并于2011年創下了盈利記錄。那麼這個總值21萬億美元的亞投行計劃将給我們帶來什麼影響呢?

這次的計劃并不是為了應對像2008年那樣的國際金融危機,它有着清晰的使命,就是為發展中國家的工業化、城市化提供完善的基礎設施。類似中國鐵路系統建設的、豐富的基礎設施建設經驗,可以幫助亞投行更有效地執行自己的計劃。

亞投行計劃常被拿來與當年130億美元(相當于現今的1600億美元)的馬歇爾計劃相比較。二戰後,馬歇爾計劃為歐洲和日本的工業重建做出了巨大貢獻。亞投行的500億美元初始投資已經是馬歇爾計劃總額的三分之一。由于沿途勞動力廉價,亞洲的基建成本将相對低廉,亞洲也是世界上鐵路建造成本最低的地區。因此,該項目的預算已十分充沛。

這個21萬億美元的計劃将在亞投行以及中國政府的主導下有序地實施,它所帶來的、更深遠的影響将顯現出來。随着項目的推進以及城鎮化的加深,大宗商品的需求将不斷增長。目前投資機構從采礦行業撤出,導緻這個行業的資本投入短缺,礦業項目進展受阻。而當市場複蘇時,大宗商品短缺的情況将更加明顯,與亞投行計劃相關、自身财務狀态良好的礦業項目将迎來巨大的機遇。

在加拿大的資源礦業曆史上,這種情況也時有發生。作為非馬歇爾計劃中的一個受益者,遠離歐洲的加拿大鐵礦石行業,特别是拉布拉多海槽(Labrador Trough)地區,就受益于歐洲重建數十年。加拿大鐵礦石行業定将在這個宏偉計劃中受益。

(翻譯:Hannah Jiang, Albert Yang; 校對:Michael Zheng)

 

編輯:Ike Cheung
分享到:

 

Copyright © 2013-2018     www.theGlobalMin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環球礦業網所載文章、觀點和數據僅供參考,使用前務請仔細閱讀本網之法律聲明,風險自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