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川集團:走出去,闊步邁進新時代

2018年04月11日         甘肅日報

近日,記者在金川集團公司百米井下、選冶廠區采訪時,聽到最多的話題,就是關于新時代企業如何走出去拓展對外開放廣度和深度、實施國際化經營戰略的探讨和決策部署。

 新時代的新視野

2017年,對于位于南非的梅特瑞斯金森達銅業公司和金川集團總部來說,都是不平凡的一年。

這一年,金川集團旗下南非梅特瑞斯公司所屬的剛果(金)金森達銅礦項目正式建成投産,标志着金川集團在南部非洲資源開發又一次取得重大進展。

 “南非的這個項目是金川集團參與全球資源配置取得的一個重大成果。”金川集團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王永前說,“金川改變了中國缺鎳少钴的曆史,為我國航天事業的發展作出了巨大貢獻。但是經過多年開發,金川資源儲量大幅減少,僅憑國内的資源遠遠不能支撐企業自身的可持續發展,迫切需要以跨國經營的方式積極參與全球分工體系,實現生産要素的全球配置。”

走出金川、走出國門、走向世界——公司決策層達成共識,放眼世界揚帆起航,綜合運用國際國内兩個市場、國際國内兩種資源,以大無畏的開拓精神,将參與全球資源配置的宏大構想付諸實踐。

中國西部地區第一大港——廣西防城港,因其獨特的地理、區位、政策和資源優勢,進入了公司高層的視野。金川集團在防城港的企沙鎮,建起了廣西金川銅鎳生産基地。

2014年,公司抓住“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建設機遇,引進全球最大的大宗商品和有色金屬貿易商之一的托克私人有限公司入股廣西金川。

在海闊天藍的防城港,來自世界各地的原料,通過大海源源不斷地運往廣西金川。至此,以金川本部采選冶和精深加工基地、蘭州金川科技園有色金屬新材料研發和生産基地、廣西防城港外部原料加工基地、南部非洲及東南亞等資源保障基地為支撐點,金川集團初步實現了資源全球配置、資産和業務全球分布的跨國經營格局。

 “積極融入國家‘一帶一路’建設,是我們今後‘走出去’所能搶抓的最大最佳的機遇。”王永前說,金川集團地處絲綢之路,向西開放開發具有得天獨厚的區域優勢。“一帶一路”上的俄羅斯、蒙古、中亞、巴基斯坦、東南亞等國家和地區,一直是公司“走出去”開展資源合作的重點區域。

金川本部處于絲綢之路經濟帶甘肅黃金段,廣西金川銅鎳生産基地又處于海上絲綢之路上,作為國内少有的既在“帶”上又在“路”上的國有企業,金川集團充滿了機遇。

而機遇總是垂青于勇于競争者

在30多個國家和地區開展有色金屬礦産資源開發與合作,全球獲得礦業權43個,在金川以外獲得探礦區1000多平方公裡;

在境内及海外擁有衆多資源項目,初步形成全球資源配置的戰略布局和跨國經營格局,實現從最初鎳銅钴加工的單一産業到目前的多元化、國際化發展……

金川人勇于出擊,勤于收獲,足迹踏遍五洲四海,一幅波瀾壯闊、氣勢宏大的世界藍圖正日漸清晰。

 “開放帶來進步,封閉必然落後。”王永前說,“十九大報告提出,要以‘一帶一路’建設為重點,堅持引進來和走出去并重,加強創新能力開放合作,形成陸海内外聯動、東西雙向互濟的開放格局,這正是我們企業未來努力的方向。我們要力争将金川集團建成有目标、有情懷、有格局、有能力的現代化行業龍頭企業,争創主業突出、治理規範、技術領先、管理先進、績效卓越、全球資源配置能力強的世界一流企業。”

新時代的新支撐

2017年4月,金川集團貴金屬冶煉廠職工潘從明登上央視新聞,成為金昌家喻戶曉的“明星”。

這位被稱為大國工匠中翹楚的精煉師,經過數萬次的反複試驗後,發明了通過肉眼觀察顔色精準判斷貴金屬純度的方法,準确度與化學檢驗結果不差分毫。

“我們國家的貴金屬儲量僅占全球儲量的0.39%,礦石提取鎳金屬之後的廢渣中有20多種金屬元素,7種鉑族貴金屬就伴生在裡面。如果沒有一套國際領先的提純工藝和精煉技術,鉑族貴金屬隻能和鎳礦廢渣一起被當作工業廢料遺棄。”

潘從明說:“99.99%,是鉑族貴金屬出廠的标準純度。鎳礦廢渣裡的鉑族貴金屬含量極低,提純1克如此高純度的貴金屬,需要采用60多種化學試劑,對至少5噸的鎳礦廢渣進行反複萃取。其中,難度最大的當屬對精煉次數的确定,精煉次數多了,造成貴金屬白白流失;精煉次數少了,達不到99.99%的純度。”

潘從明和他的團隊要做的,就是将堆積如山的廢渣,變成渾濁的液體,再讓藏身在色彩斑斓水滴中的鉑族貴金屬,乖乖地“列隊”流淌進成品槽中。

從廢渣變成液體,從液體變成貴金屬,每一種貴金屬提取要經過20多道工序,有200多個關鍵技術點。每一道工序、每一個控制節點操作中,溶液的色彩都會發生微妙變化。

潘從明敏銳地捕捉到了這個細微的變化,并以此來判斷貴金屬精煉次數,颠覆了貴金屬提煉的傳統經驗和工藝,在全國被廣泛應用。

“金川的發展史,是一部科技進步史,科技創新是我們發展壯大的傳家寶。”全國人大代表、金川集團公司鎳钴研究設計院、鎳钴資源綜合利用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高級工程師楊豔深有感觸地說,“新時代企業要發展,不僅需要有國際視野,還要有強大的支撐力量,科技創新地位更加突出。”

為盡快把已形成的科研成果轉化為創造效益的實際生産力,金川集團将鎳钴研究設計院作為技術集成營銷平台和管理機構,牽頭組建技術集成營銷團隊,将幾十年的技術積澱通過技術集成營銷進行市場化運作,通過營銷手段對外承接業務,為企業創造高附加值利潤。

科研不設“門檻”,創新不看“出處”

為了激發一線職工創新創造的智慧與熱情,金川集團構建“黨委領導、行政主導、工會搭台、多方協同、全員參與”的職工技術創新工作格局,打造以職工技術協會為陣地、以創新工作室為引領、以團隊創新為依托、以全員創新為目标的“五創平台”,先後出台《職工技術創新活動評價辦法》《職工技術創新成果獎勵辦法》,設立科技進步獎、技術改進獎、行業專利獎等獎項,每年拿出1000萬元支持職工創新、200萬元獎勵職工創新成果,營造出了“人人參與創新、時時都在創新、處處體現創新”的濃厚氛圍。

公司在每個車間持續開展“難題揭榜”“五小成果”“合理化建議”等形式多樣的群衆性創新創業活動,不僅使一批“土專家”成為創新明星,而且還創造了豐厚的價值。據統計,近年來,98%的職工技術創新成果得到應用,累計創造經濟效益12.4億元。

良好的平台,成就了一個個傳奇

“金川集團擁有高氧化鎂鎳精礦閃速熔煉、富氧頂吹鎳熔煉等13項達到世界先進水平且具有自主知識産權的核心技術。金川鎳礦所含21種元素中已有16種得以提取和利用,是世界上極少數的能夠将多種有價金屬在同一工廠内實現分離提純和商品化生産的企業之一。”楊豔說,“具有世界領先水平的冶煉技術能力和創新團隊,是金川集團占領國際市場的最大支撐和優勢。”

新時代的新作為

2016年11月25日,由金川集團公司投資的印尼紅土鎳礦項目在印尼北馬魯古省奧比島開工建設,金川集團以中國—印尼“一帶一路”政府間國際産能合作的重點項目為橋頭堡,獲取了當地豐富的紅土鎳礦資源。

王永前介紹,這個項目是國家提出“一帶一路”戰略以來甘肅省首個開工建設的境外項目,已被國家發改委列入中國—印尼“一帶一路”政府間國際産能合作重點項目。

積極響應國家“一帶一路”建設号召,“十三五”開局,金川集團深入推進資源、資産和資本的國際化,着力在“一帶一路”整合資源、開發資源,建設沿海冶煉與循環經濟示範園區,加快實施在印尼、南非思威鉑業、梅特瑞斯公司的資源開發項目,形成印尼、南部非洲資源和生産基地,使沿海和海外逐漸成為公司除金川之外的經營中心、價值中心。

“下一步,我們将在境外通過資本運營和貿易獲取更多銅鎳資源,有條件的要在資源地進行項目建設,完成資源粗加工。同時在廣西建設利用境外原料的銅鎳冶煉基地,重點開發利用東南亞紅土鎳礦、美洲銅礦、非洲銅钴礦等資源,并将副産硫酸就地消化,實現産業布局優化。”

王永前說:“目前,中國經濟進入高質量發展新時代,國内有色行業進入微利時代,我們必須順時應勢,有新擔當、新作為,基于高質量發展要求,秉持質量第一、效益優先、合作共赢理念,不斷提升全球資源配置能力,在新時代展現新氣象,取得新業績實現新發展。”

西伯利亞及遠東地區探明有大型特大型有色金屬礦山,金川集團第一時間出擊尋求合作機會;

“中巴經濟走廊”建設中,金川集團跟進巴基斯坦雷克迪克銅礦項目,積極争取獲得項目資源;

國家發改委推動建立絲綢之路經濟帶國際産能合作平台,金川集團積極參與,與哈薩克斯坦對接鎳銅資源項目;

......

為了搶抓機遇,公司時刻關注“一帶一路”重大基礎設施建設項目,跟進中巴公路鐵路升級項目、東南亞中緬鐵路公路、中老泰鐵路、印尼港口及開發區建設進展,在東南亞、南亞巴基斯坦等經濟落後國家尋求基礎設施建設項目換資源的機會,通過參股包銷、控股開發、合資建廠等方式參與,獲取複雜難處理的礦産資源。

結合公司實際和比較優勢,近幾年,金川集團還在能源資源、裝備制造、工程項目、冶金爐窯、無軌設備、建材塑料、工業服裝等重點領域加強對接合作,全力推動相關産業加速“走出去”,避開國内高度競争的局面,開發“一帶一路”市場,形成具有行業特色和較強競争力的裝備制造産品鍊,成為國内知名、具有一定國際影響力的裝備制造企業。

金川産品、金川技術、金川品牌活躍在世界各地,金川人把企業所在地當作自己的家園來經營,在積極承擔國内經濟社會責任的基礎上,多了一份海外角色。

從亞洲的香港、伊斯蘭堡、馬尼拉到太平洋的努美阿,再到澳洲的珀斯、悉尼;從美洲的多倫多、洛杉矶、巴霍拉齊、聖地亞哥,到非洲的盧本巴西、約翰内斯堡、勒斯騰堡……金川的駐外機構、合資公司與資源項目遍布全球。

從立足自身資源到放眼全球實施跨國經營;從采掘礦産品到輸出采選冶技術和管理;從資源開發到不斷提高資源綜合利用水平;從不斷壯大鎳銅钴等有色冶金産品規模,到壯大規模與延伸産品鍊、調整産業結構并舉……

在半個世紀的發展實踐探索中,金川集團緊緊圍繞“資源”這個生存與發展的核心因素做文章,越做越大,越做越深,不僅使金川集團的産業鍊條日臻完善,更使金川集團的經濟發展方式發生根本性轉變。

惟其磨砺,始得玉成。如今,金川鎳、钴、銅等主要産品質量已進入世界一流水平,“金駝牌”電解鎳、電钴和JNMC高純陰極銅等金川鎳銅钴主産品均已在倫敦金屬交易所挂牌交易,金川品牌享譽世界。

走出去,在新時代迎接新挑戰,鑄就新輝煌,金川集團以更加自信的積極姿态站上世界舞台。

編輯:Ike Cheung
分享到:

 

Copyright © 2013-2018     www.theGlobalMin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環球礦業網所載文章、觀點和數據僅供參考,使用前務請仔細閱讀本網之法律聲明,風險自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