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企海外購礦冰與火 熱情澎湃依舊

2015年12月02日         經濟導報

雖然大宗商品跌跌不休的趨勢仍未緩解,但上市公司海外購礦的熱情卻依舊澎湃。

2015年11月30日,恒順衆昇(300208)發布公告稱,公司近日與非洲煤業有限公司簽訂諒解備忘錄,公司拟斥資1.14億美元收購非洲煤業有限公司的下屬子公司寶巴項目34%股份及相應的債權。

公告顯示,寶巴擁有對Makhado煤炭項目的開發采礦權,該項目位于南非林波波省,産品主要為硬焦煤和動力煤并全部采用露天開采的形式,可開采的儲量為3.4億噸。公司稱此次收購是承接寶巴拟在2016年啟動的整體工程建設項目(EPC)的先決條件。

經濟導報記者注意到,雖然鐵、銅、煤炭等大宗商品價格近期頻頻創下新低,但類似恒順衆昇這樣依然積極布局海外礦業的案例,在A股市場仍非常多見。如11月24日紫金礦業(601899)就發布公告稱,關于收購加拿大艾芬豪礦業公司持有卡莫阿控股公司49.5%的股權及股東貸款的項目,已簽署成交協議。

“大宗商品的持續低迷,使得海外礦産估值大幅下降,出現了一定的價值窪地。但大宗商品的這波下跌已經超出市場預期,很可能會在低位持續更長時間,其中風險仍不容小視。”中誠顧問有色行業分析師曾學兵表示,考慮到前期部分“抄底失敗”的案例,相關公司在“走出去”時更應注意風險,防止經營受到影響。

帶動産品輸出

恒順衆昇公告顯示,作為非洲煤業下屬子公司,寶巴擁有對Makhado煤炭項目的開發采礦權,該項目位于南非林波波省,地理位置距離Makhado鎮北35公裡,原煤總儲量約7.9億噸,可開采的儲量為3.4億噸,采礦規模1260萬噸原煤/年。

根據雙方簽訂協議,該項目煤炭項目目前評估價值為46億蘭特(約3.35億美元),折合人民币21.43億元。恒順衆昇在公告中透露,雙方初步協商為,公司拟以約1.14億美元的價格收購寶巴項目34%的股權及相應債權,但具體的收購價格将以交易雙方協商簽訂最終的合同價格為準。收購完成後,寶巴的股權結構為非洲煤業持股40%;恒順衆昇持股34%;BEE股東持股26%。

“由于全球供需失衡,海外煤炭的價格和需求量今年出現了大幅下滑,僅從此次估值看,該價格對于後期煤炭繼續走低的風險預估有所不足。”有相關分析人士對此表示。

實際上,類似通過海外項目投資帶動公司産品輸出的案例,在恒順衆昇近年來的發展中并不少見。如今年2月,公司就發布了定增預案,稱拟募集資金不超過10億元,用于投入印尼蘇拉威西工業園項目自備電廠一期(2×65MW)工,該工程總投資約為15.44億元。海通證券(600837,股吧)在研報中就對此指出,恒順衆昇借機中标印尼電廠項目,帶動機械成套設備的出口,開拓電力設備海外市場。

導報記者注意到,或受益于此種方式,恒順衆昇今年業績頗佳,其上半年就實現營業總收入近6.31億元,相較于2014年同期不到2億元,增幅高達215.47%,其中海外收入約為5.94億元,占比高達94%;另外,公司預計今年全年歸屬于上市公司的淨利潤在3.1億至3.3億元之間,相較于2014年1.1億元,增長183%-201%。

風險難掩

然而,與恒順衆昇通過海外投資帶動産品策略相比,多數上市公司的海外購礦還是“實打實”的礦産布局。

如紫金礦業公告今年在海外資源并購上動作就異常頻繁。其在5月26日就公告稱,公司與艾芬豪和巴裡克兩大國際礦業巨頭“握手”結成戰略合作關系,聯手開發世界級超大銅礦、金礦。據雙方簽訂的協議約定,由紫金礦業分别以25.2億元和18.2億元的對價,取得艾芬豪旗下的世界級超大未開發銅礦剛果(金)卡莫阿銅礦的49.5%股權和巴裡克旗下大型在産金礦巴新波格拉金礦50%的權益,兩個礦山的銅資源和金資源儲量分别為2416萬噸、285噸。

而在8月7日,紫金礦業又公告稱,全資子公司諾頓金田拟以約2億元人民币的總價,全面要約收購澳大利亞交易所上市公司Phoenix GoldLimited(鳳凰黃金)股份。

更有上市公司借助資本市場融資,拟大手筆進軍海外礦業市場。如中潤資源(000506,股吧)(000506)就曾于6月17日公布定向增發預案,公司拟募集資金不超過283.68億元用于收購鐵礦國際(蒙古)有限公司、明生有限公司、蒙古新拉勒高特鐵礦有限公司各100%股權。

對此,中潤資源公告稱,公司房地産業務面臨發展瓶頸,礦山業務逐漸成為公司未來業務發展的重點方向,為此,公司急需在現有礦業基礎上尋求新的礦山資源。

“全球經濟複蘇一再遭遇波折,美聯儲加息壓力又揮之不去,加上中國經濟增速承壓,礦産品等大宗商品價格今年陷入新一輪下挫行情。”曾學兵對導報記者表示,在行業低迷時,相關礦産公司市值也陷入低谷,此時确實是國内企業“走出去”的機會。

不過,分析人士也指出,由于此次大宗商品是在經曆近10年的“牛市”後才轉頭向下,故各礦産價格是否能在低位企穩仍待觀察。

值得關注的是,海外購礦除了價格波動風險外,還存在政治、安全等多項風險。“比如相關國家法律、制度與國内不同,都有可能增加企業海外購礦的成本,一旦準備不周,很可能會令公司深陷其中,進而拖累公司經營,在市場造成不利影響。所以無論是公司還是投資者,都不應盲目樂觀,更需謹慎。”曾學兵說。
 

編輯:Ike Cheung
分享到:

 

Copyright © 2013-2018     www.theGlobalMin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環球礦業網所載文章、觀點和數據僅供參考,使用前務請仔細閱讀本網之法律聲明,風險自負。